我眼中的西安城

摘要: 是时候介绍一下自己的家乡了。

10-12 01:19 首页 王不二

文/不二


晚上看了一下微信后台数据发现,在我的读者当中,广东人占据多数。我想,是时候介绍一下自己的家乡了,以便你们以后到西安来旅游有个参考。


是的,我是地道的关中人,土生土长的原住民,西安是我的家乡。这个号称十三朝古都,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都城。它南依秦岭,一座城墙将东西南北划分为四个区域,城内叫皇城,城外是郊区。


脚踩在西安的土地上,那土里、砖里或许是荡气回肠的故事,或许是击缶高歌的豪迈,或许是缠绵悱恻的爱情,或许不小心就惊醒了那个王侯将相的栋梁梦,或许就看到那个帝王在指点江山……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蕴含着古老而令人神往的历史……



古老的城墙,是这座千年古城的历史,也是这个高速发展城市的见证者。外地来的朋友,若想快速了解西安,就要依靠过去进出西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的人相互打招呼的问候语。从四个城门进来的人见面问候语很有意思:


你比如

问北门的人:打架了么?

问西门的人:你吃了么?

问东门的人:抓住了么?

问南门的人则是:考上了么?



说起西安的四个门,北门只剩下箭楼,楼外是火车道,可能当时的规划者没考虑到,如今火车道会占据在城中,当年铁道以北叫道北,是人鱼混杂的地方,最早河南逃难的难民就在城墙下搭窝棚居住(没有歧视河南人的意思,只不过生活所致,西安当地人的说起河南话来也是真假难辨,可见当年河南人对西安的渗透率和逃难人数之多)北边发展比较落后,十几年前都以农田居多,最后是大面积工厂,近几年才开始商业化,北边村子以前治安较差,天黑出租车都轻易不敢去,所以道北爱打架是有道理的。


城中鼓楼西北是回民聚居的地方,叫回坊或坊上,就是现在的回民街,不过回民街不是一条街,是一个区域。因此才有了西门进出问候吃饭的口头语。


东门里沿着城墙根有鬼市,就是天未亮就出来摆摊的市场,大概的时间就是早上3点~6点左右,主要是文物贩子与盗墓贼交易的场所,所以才有了抓住了么这样的问候语。可见当年盗墓者的猖獗和整个长安城的文物之多。


城南小寨是个繁华的商业中心,大学的老校区都在附近。整个南郊的文化氛围比较浓,大学林立,治安状况,人群整体素质较高。南郊人的相互问候多半关注点在考学上。



其实那都是过去人对西安城的理解与看法,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几千年历史古城西安,现在也打破了城墙束缚,着眼于整个关中,建设西咸新区,构建大西安。


西安是个好地方,过去叫长安,长安长安,长治久安。如果夏天没那么热,冬天没雾霾的话就更好了,站在北郊的楼顶也可以一眼看到南边的秦岭,东边骊山。周末有时间可以进个山,在西安的后花园秦岭的峪口淌水,山中纳凉。曲江池,昆明池也在恢复,八水绕长安的盛景相信很快将重现。



在西安,宋以后已经不算文物了。


宋以后,政治文化的重心也就真正往东、往南了。随着航海的兴起,另一条“路”,海上丝绸之路越来越重要,而陆上的丝绸之路逐渐废弃。整个西北都在历史的倾斜中滑落到边缘,西安不再是变化的中心了,除了西安事变和延安的崛起,所有震动中国的事情,都不发生在这里。



关于文化,当代文坛,陕军三足【路遥】【陈忠实】死的只剩下贾平凹。说起他们三人的文学作品,几乎都凝结着浓郁深厚的乡土情结,但是却各有各的特点,好似三种女人的形态。

你比如路遥的小说,无性无色,作品纯洁得仿佛像个处女。读完感觉整个人精神境界都上去了;再如贾平凹的小说,无性不欢,好似荡妇。情节描述生动形象纯粹,跟逛窑子一样没有丝毫遮掩,读他的作品简直妙不可言;最后是陈忠实,他的作品仿佛中和了前两位的特点,跟情场高手一样,深入浅出收放自如,真如良家妇女。人前守规矩懂礼仪,等回到自家炕上,哥哥快来,红烛麻绳小皮鞭伺候,咋愉悦咋来,叫爸爸都成,特真实特震撼。

当然,处女是理想主义,荡妇是幻想主义,只有良家才是现实主义,要不怎么会有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小富即安的思想一说,因为大多数老百姓都活在现实里嘛。就我本人来说,最喜欢的还是陈老的《白鹿原》,这是一本“刨坟”之作。人性的养成脱离不了生之养之的文化传统,但是社会的激荡变迁又随时在拷问人之所以为人的那个恒定的因子,也许只有刨了先人坟才能一目了然。无论再华丽的衣着、再健美的劲肉,都会瞬间腐朽,白骨确都是一样的,这白骨撑起的就是“骨气”,是人所以为人的根本,不分男女、地域甚至种族。


尽管《平凡的世界》和《秦腔》我都拜读过,但我还是觉得《白鹿原》最贴近祖辈们的生活,或许是我的老家就在白鹿原脚下的缘故,让我更能感受到他们所经历的种种苦楚与人性的光辉吧。



而如今,陕西文坛后继无人,大约是这片土地太厚重,时间太久远。年轻人摸不到,也耐不住性子。毕竟我们更热衷于在光怪陆离的西京城找乐买醉,出书的地方也成了一块名利场,每个人都很浮躁,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却嫌弃脚下的土地太重而拽了步子。


陕西的文化和精神,走出了潼关,总能让整个中国发生具有影响力的变化,秦国出了潼关,统一了中国,汉迁都,离开了陕西这个根,不久就灭亡了,唐代更是文化中心,唐宋是中华古代文明的顶峰,到了宋代,南方文人崛起,中化文明和精神也实际慢慢的走向了衰落,直到民国,毛泽东的队伍在这块土地上发展壮大,打出去,便得了天下。



大西北的长安城,隐匿着宋王朝以前的所有的荣耀与光芒。  期待着有更多的新生力量,像种子一样。把大地之下蓄积的能量,萌发出来,成长为一棵棵苍天大树。


灯火阑珊,何人祈盼?

吟吟游子,岁月静安。

看弹指间

倾暮色里,携风笑看。

愿君人生无波澜,且有岁月共长安!


哦,对了,若是你真的来了西安,记得一定要到我的小店来品一下陕西美食,关于我的小店,请移步第二篇查看。谢谢!

一个写字的,无非是想靠文字来讨生活

一个阅读者,无非是精彩之处有赞赏


 好奇 | 故事 | 电影 | 生活

—————END—————

晚安

世界与你

苹果手机用户赞赏入口


首页 - 王不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