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8·31”】从“白粉仔”到“过来人”,戒毒康复者与禁毒社工之间有故事

09-16 16:18 首页 中国禁毒


随着社区戒毒社区康复“8·31”工程的深入开展,戒毒康复工作成效日渐显现,越来越多的吸毒人员回归社会。


普遍下沉到社区的禁毒工作及服务,带来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有效帮助着戒毒(康复)人员恢复身心健康,改善其生活状况和解决就业难题。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戒毒康复人员加入义工队伍,为街坊服务。


就拿广东省广州市的这些“过来人”说吧,他们和禁毒专职人员、禁毒社工,都是有故事的人……


【过来人的故事】

阿广:自己戒毒成功,努力去帮助更多人


阿广(化名)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戒毒,到现在已经17年了。


“要说最遗憾的,就是浪费了青春。”家住广州市南沙区的阿广曾是一名涉毒人员,十多年前毅然跳出“毒”坑,孤身跑到外面打工,重新开始人生。如今,他已拥有美满幸福家庭,最大的心愿是“一家人健健康康”。往事不堪回首,阿广除了更珍惜现在的日子,还加入了以“过来人”为主的南沙区力行社区康复服务促进会(以下简称“促进会”),一起帮助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脱毒、融入社会。


禁毒社工组织就业帮扶小组活动,为康复人员提供职业规划指导


阿广说,那时他不到20岁,跟着朋友沾上了毒品,“那时候身边的朋友十个有六个是这样(吸毒)”。然而,看着身边的同学、邻居、朋友生活越来越好,自己却日渐堕落,阿广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反省。


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他一个人到花都区找了一份工作,踏踏实实一干就是数年。“生活有了新的希望和目标,不再计较自己是哪里人、做什么工作,一切都重新开始。”阿广说,他最大的遗憾是失去了美好的青春,一个人背井离乡躲起来“舔伤口”。现在没有别的心愿,就是希望一家人健健康康。


阿辉:当上禁毒社工助理,内心变得强大

成功变身的还有阿辉(化名)。


长达20年的时间里,他屡屡因为沾染了毒品而进出强制隔离戒毒所和派出所。2016年9月,他回到家中。“那时候情绪很低落,一个多月没出去找工作。”他说,幸亏70多岁的母亲支持、信任他。母亲说:“别气馁,我不缺你这一点生活费,但是你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了。”


如今,阿辉已经脱毒,他没有忘记一起戒毒的朋友。“等到他们从戒毒所出来,我就去接他们到家里吃饭,不停地劝他们。”阿辉说,他和三位老友还约定相互监督。


阿辉和老友的变化引起禁毒社工的关注,社工建议阿辉把这个互助的朋友圈发展到整个南沙区。今年3月,他正式成为禁毒社工助理,和社工一起提供社区禁毒服务。“心里有了一种使命感,内心变得很强大,觉得没有什么东西能动摇我的信念。”阿辉说。


阿辉现在仍是单身,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母亲尚健在的时候亲眼看到自己娶妻生子,“让老母亲抱上孙子”。


森哥:义务为居民做艾灸,越来越受欢迎

森哥(化名)在白云区金沙街保障性住房小区内已居住了8年,是一个曾经有着30多年吸毒史的瘾君子。如今,他每天都是笑呵呵的,因为社区居民不仅愿意主动接近他,甚至还热心为他谋划未来的生活。森哥说,大家接纳他,他真的不会再吸毒了。在白云区人社局和金沙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以下简称“金沙街家综”)的帮助下,森哥正慢慢融入社区,找回自我价值。


森哥曾五次被强戒,最后一次戒毒出来是今年4月份,这一次是他主动戒毒。“以前吸毒的朋友有五六个都死了,如果我再不戒毒,也会像他们一样。”森哥说。


据了解,吸毒人员戒毒后怎样重返社会不再复吸,一直是禁毒工作的难点。白云区人社局与金沙街家综正在试行一种新的戒毒人员重返社区模式,他们帮助戒毒人员先融入社区,提升自我价值之后再正式走向社会。


白云区人社局就业中心负责人介绍,从今年初开始,他们尝试将已经成功戒毒的人纳入到就业携行计划中来,与家综合作,帮助这些已戒毒人员融入社区,之后再帮助他们就业。


森哥就是被纳入就业携行计划的已戒毒人员之一。虽然森哥完全没有生活来源,但社工们没有急于帮助他马上就业。“我们先找到一位中医师,培训森哥掌握艾灸技巧以及制作艾条的方法,然后安排他到社区做义工。”金沙街家综禁毒项目负责人何国良介绍,除了安排森哥每周三在社区做义工,家综还安排他为一些中医诊所、理疗室等提供艾条,并帮助他接下一些手工活,以此解决基本生活问题。


现在每周三,森哥就在金沙洲保障性住房小区内的一个凉亭内义务为社区居民进行艾灸。两个月来,他的“生意”越来越好,得到了越来越多居民的认可,他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他说,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想毒品,也不再想之前的毒友。很多居民都说,近距离接触森哥后发现他没那么可怕。何国良说,最近有不少居民找到家综,希望帮助森哥。


“接下来,我们还准备联系爱心企业,让森哥这些即将踏入社会的戒毒人员,为辖内的一些家庭提供定向服务,在过渡期赚取基本生活费。”何国良说,社工针对每一个戒毒人员设计了过渡方案,将来有可能在区内推广。


“过来人”志愿者走进南沙社区宣传禁毒


【禁毒社工的故事】
钟敏:持续“破冰”半个月才建立起关系

广州市南沙区禁毒社会工作服务项目运营部负责人介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以30岁至50岁的男性为主,不同的年龄层会有不同的服务需求。上了60岁的康复人员,生活困难和缺乏照顾显得尤为突出。相对年轻的男子则苦于不知如何融入社会,以及解决婚姻家庭和就业问题。


获得南沙区2016年第四季度“南沙好人”称号的钟敏,是南沙区百民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一名禁毒社工。“第一次面对康复人员,多少会有点担心。”回忆起第一次接触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她至今印像深刻。她说,她走访的首位康复人员因为长期吸毒,身患传染病,独自居住在一间简陋的平房里,很少出门也不愿接触外人。考虑到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可能出现的戒备、抗拒心态,她和同行的社工没有戴口罩,即便如此,她们还是差点吃了闭门羹,后来辗转找到村民叫门才得以见到康复人员。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钟敏一直以“康复人员”称呼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她说,她的主要工作是与康复人员及其家庭建立起长期联系,为他们提供健康、生活及就业等方面的咨询和服务,同时开展一些温暖的活动,比如协助康复人员亲手为家人做一顿饭,搭建康复人员与家人之间交流沟通的平台,使受损的家庭关系得到恢复。更重要的是,社工会帮助康复人员实现稳定就业,并进行跟踪,增进用人单位对聘用的康复人员的信任。在成功就业的“过来人”中,有人在找工作时获得社工支持顺利上岗,而且经过自己的努力当上了班长。“很多时候,他们需要的不仅是一个机会,还有一份不带偏见的信任”。


钟敏说,这项工作最难的是突破建立关系的心理防线。“很多康复人员刚开始都很排斥社工,不愿接受社工的服务”。她曾经在一位康复人员的门外等了半个小时,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她展开持续半个月的“破冰”之旅,加上不断打电话联系,才感动了康复人员,对方终于打开了家门。“之前是我们每天打电话给他,现在反过来,他天天打电话找我们。”钟敏说,后来,该康复人员还积极参与社区禁毒服务,成为禁毒社工助理。


作为“过来人”的组织,促进会是南沙禁毒部门牵头成立的自治型组织。会员包括“过来人”、禁毒社工和康复人员家庭等,其目标是“为康复人员建立一个新的朋友圈”,让他们互相鼓励,甚至到学校、街道里“现身说法”,宣传禁毒,完成身份的转变,从被守护者变成助人者、治安者,共同解决就业问题。


禁毒社工为康复人员送去生活用品


梁忠恕:为接近涉毒年轻人,特意留起胡子

广州市荔湾区海龙街很多居民不知道,在街道政务服务中心二楼有一个特殊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于去年5月设立,它窗明几净,一边是办公区域加上两个小型会议室,另一边是会客厅,与普通办公室无异。有人来访,工作人员就泡上功夫茶招待。而在访客中,很多人有一个让街坊闻之色变的共同称谓——“白粉仔”。


街道工作人员说,当初设立这个办公室,街道领导还顶着压力。“在这里约谈禁毒人员?是不是该找个隐蔽一些的地方,以免引起群众不安。”有一些人担心地说。但海龙街领导清楚意识到戒毒人员群体需要的不仅是管教,更需要政府部门的帮扶,所以拍板把办公室设在这里,还要求禁毒专职人员和社工放手去干。


现在,这个办公室有5名禁毒专职人员和禁毒社工。从2010年开始,海龙街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推进禁毒工作,是广州市最早引入禁毒专业社工的街道,后来被广州市禁毒委评选为八条禁毒示范街之一。


禁毒专职人员梁忠恕是“70后”,因为长得胖,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大棵树”、“树哥”。他留着小胡子,这个形象是他精心设计的,为此他还和当教师的太太一起研究了心理学。“要打入一个群体内部,先要有那个群体的‘look’(形象),要接近涉毒的年轻人,先得让他们觉得你潮、是自己人。”梁忠恕说。


梁忠恕说,他和同事们,尤其是禁毒社工黄健聪,摸索出为戒毒人员服务的新方法,首先他们重新定义了吸毒人员。“他们是病人,不是罪人”。所以工作方式也由以前的“以管为主”转变为现在的“以帮教为主”。无数次,梁忠恕和同事们说服戒毒人员的家人,接纳他们,不要放弃他们。还要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让他们有所寄托。再转变他们,让社会接纳他们。


梁忠恕说,每次去强戒所接人,他和同事们都会对戒毒人员说一番话。“我们跟他讲,现在你是一个康复病人,在康复期需要注意哪些东西”,态度要让对方感觉到尊重。街道和强戒所建立起“无缝对接”,将社区康复人员领回去,就要负起帮扶他们的任务。


先哥(化名)就是接受过梁忠恕等人服务的康复人员。先哥曾因吸毒不止一次进强制戒毒所,当他回家时,家人都另眼看他,村里人看到他就绕道走。先哥备感孤独,直到他遇上“大棵树”。梁忠恕和先哥谈过去的生活,逐渐打开了先哥的心扉。


街道了解到,先哥家里的房屋是危房,随时有坍塌危险,他的母亲已经90多岁了,因此做出特殊安排。每当刮风下雨,居委会大姐就给先哥打电话,提醒他回家看看老妈,注意安全。去年,街道申请经费帮助先哥将房屋维修加固,先哥感受到大家释放的善意。


如今,先哥很乐意到办公室喝喝茶,和工作人员交流一番。他已经近三年没有复吸,而且找到一份工作。谈起工作他眉飞色舞,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我曾被家人抛弃,被人另眼相看,无所事事,自暴自弃,那种心酸真是没法讲。没有你们就没有我,既然你们信我,我也不能对不起你们。”先哥现在是街道禁毒志愿者,他说,要尽一份力,去感染失足青年。


梁忠恕说,有些涉毒青少年不愿联系家人,却信任他,有什么事情都愿意跟他说。“我觉得我们很像‘摆渡人’,他们(戒毒人员)进强戒所两年,毒是戒了,但是很多心理上还没有走出来。我们拍拍他们的肩头、拉拉他们的手,拉着他们走出来”。


如今,海龙街道的街道、居委、经济联社,以及派出所,都达成共识,每说一句话都要站在康复人员的角度来想,不要歧视他们。“尽量避免对立,不到迫不得已不用刚性手段,这个群体的信任很脆弱,我们尽力去维护,因为一旦打破就很难再建立。”梁忠恕说。

【来源:新快报】

欢迎关注中国禁毒:微信号onncc626

—————————————————————

    微信热点·点击了解    

烈士的故事 识毒很easy 作死创意"紫水"

笑气致瘫 恶魔虐杀

禁毒嘻哈 禁毒辩论赛 告别英雄 

愚昧男女 考生需警惕 大麻必知  

涉毒牛津美女学霸 毒品制作现场 毒灯谜

—————————————————————

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提醒您:

珍爱生命 远离毒品


首页 - 中国禁毒 的更多文章: